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原标题: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就在近日,有一位非常给力的车企大佬提了一项非常给力的两会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科学规划城市摩托车行驶》!这个人就是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说到摩托车,对于早些年的中国来说,几乎是一种刚需交通工具。然而随着1984年昆明打响禁摩第一枪后,摩托车相继在全国一百多个城市被禁/限。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当初对于禁限摩给的理由也有些匪夷所思。环境污染?交通秩序/安全?禁限摩的城市中并没有一个真正因为禁限摩,在这两个问题上得到过真正的改善。

既然是一种刚需交通工具,那么被禁/限之后,其下位替代品就上岸了。比摩托车驾驶门槛更低的电动车就成为广大中低收入群体的主要个人交通工具。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展开全文

然而可怕的是,电动车对于环境和交通的负面影响远比摩托车大得多。

摩托车类似于汽车,无论是产业门槛还是交通监管,都有着相对严苛的要求和规范。建厂造摩托资质审批难,驾驶摩托车也得正儿八经去车管所考证,而且上路行驶得遵守几乎跟汽车一样的交通规则。

电动车就不一样了。首先产业监管就没有摩托车这么严,而且买回来就能骑,上路车行道红灯它能过,人行道红灯它也能过。就算被警察叔叔拦下来了,最多也就批评教育一下,也没分给警察叔叔扣。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这样一来,在环境污染方面,由于产业监管和产业链条缺失,其生产、回收、报废环节对环境污染可谓不容小觑。而在交通秩序/安全方面,没有经历过交通规则培训考核体系的电动车简直堪称马路杀手,每年因为电动车造成的交通事故数不胜数。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而这次作为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以及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代表公布的《适度放开“禁限摩” 科学规划城市摩托车行驶》中指出下面这几点建议:

一、试点部分城市恢复摩托车上牌及通行,制定摩托车相关交通管理办法。在制定交通道路管理政策时,制订摩托车相关交通管理办法,发挥摩托车的长处,实现城市交通多元化,提高通行效率。采取限量上牌的方法,对合法两轮车上路予以总量规划和控制,确保四轮与两轮、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的构成比例合理科学,以达成道路利用效率的最大化。

二、重新制定摩托车驾照考试等级,加强安全意识培训和营运摩托车的管理。根据摩托车排量级别的不同,有必要可实施摩托车驾照分级制度。对营运性摩托车(快递、外卖)核发专用牌照,由经营主体统一管理,承担培训及管理责任,把运营性摩托车和个人用摩托车分开管理。

三、 鼓励摩托车相关企业在新能源暨摩托电动化方向加大研发力度,出台全国统一的电摩上牌政策。建议严格执行《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简称电动车新国标)及《电动摩托车和电动轻便摩托车通用技术条件》(GB/T24158-2018),改变电动车行业长期以来存在的”超标车”乱象,为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竞争环境。并参照新能源汽车的方式给予上牌补贴,或实施差异化的车辆注册上牌以及保险方式。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毕竟行业大佬级人物,李书福这次提出的关于放开“禁限摩”的建议可以说全方位无死角地指出一条既可以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又能解决中低收入群体交通刚需,同时还能规范电动车行业。此举可谓一举多得。

而除此之外,在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还代表公布了另外两项建议。

其中有跟全国人大代表、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联名提交的《关于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的建议》的议案建议:

一、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中央和地方共享比例为50%:50%。

二、车辆购置税的使用,应体现税种特征性和功能性。建议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19年我国车辆购置税税收收入3498亿人民币,如果按照上述建议实施税改的话,按比例测算,全年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1700多亿人民币。

据相关部门测算,十年后中国汽车产销将增加1000万辆,预计2030年产销量将达3500万辆左右。据此测算,即使在单车售价不变的情况下,预计2030年可实现车辆购置税收入近5000亿人民币,按照中央与地方50%:50%共享比例,地方政府可增加税收2500亿人民币。

如此大幅度的地方税收增长,将会有力缓解各地方政府“三保”(保民生、保工资、保运转)的支出压力,同时还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为拉动汽车消费创造条件的积极性。

比如,地方政府可以用这笔税收来加大对城市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从解决“用车环境差”这一根源问题上,带动汽车消费的积极性。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不仅如此,建议中还指出,对于车辆购置税的使用,应当适当投入到汽车企业在新能源、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新技术研发,以提高产业发展的质量;在消费层面,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持续推动 “汽车下乡”政策,落实相关汽车消费补贴措施,消费者可以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潜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挖掘和释放。

而在上述建议的基础上,李书福还提出了《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 并实现中央与地方共享》,其中提出:建议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由目前的生产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建议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

终于有人提了!李书福: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

简单来讲,现行的汽车消费税政策中,除超豪华小汽车在零售环节加征消费税外,其他小汽车均在生产(进口)环节征收。生产企业垫付消费税导致汽车生产企业资金大量占用,影响企业进行技术创新、产品研发,不利于汽车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同时,汽车消费税目前为中央税,地方受益微薄,相反却承担着汽车消费快速增长后的交通拥堵成本和道路、停车场等基础设施投入成本。

如果按照上述建议进行汽车消费税收改革的话,一来可以减少生产企业流动资金的大量占用,有利于企业更好地将资金投入技术创新、产品研发,从而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二来则可以将部分税收留在地方,可以有更多资金做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消费环境,进一步激活消费活力。

小结:这次两会上李书福提出的这三项议案建议,无一不是为了从根源上调动汽车消费积极性。而更深一层来看,对于税收的重新分配,也使得国家税收得以更有效地作用于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

赞 (0)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