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原标题: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出品|搜狐汽车·E电园

作者|王磊

编辑|周航

疫情与产业下行周期相叠加,整个新能源产业都笼罩在阴云之中,即便2020年已经过去2/3,这样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自去年7月起,新能源整车产销量便“跌跌不休”,而到今年上半年,上游的动力电池产业也逐渐出现衰退。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1-7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为29.6GWh,同比下滑39.8%,累计装车量则为22.5GWh,同比下降35.2%。原本会在今年到来的产业恢复周期进一步延后,加上松下、LG化学、SKI等日韩动力电池企业入华,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劣。

原本装机量领跑全球的宁德时代,今年1-7月的装机量也出现下滑,落后于LG化学成为全球第二,「8系」三元锂电池自燃的事件更是让宁德时代的产品站上了风口浪尖,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宁德时代市值直接削去300多亿。头部玩家尚且如此,其他玩家境况不言而喻。

展开全文

但就是在这样的逆流之中,依然有企业迎头而上,积极布局产能与新技术,以市场和创新筑起自身的产业壁垒。诚然,这些企业或许无法全部渡过困难的下行周期,但必然会从中诞生一批极具竞争力的中国本土动力电池企业。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市场之中谁主沉浮?本期《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将为您带来全面的解读。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根据动力电池产业现状,我们从本土60家仍有动力电池配套业务的企业中筛选出了12家头部企业,并通过经营销量(包括财务状况与出货量)、产品规划(包括产品力、产能布局与新技术储备)、社会责任三个维度进行综合评分,并根据成绩将这些企业分成了两个梯队。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一、经营销量(45分)

财务状况(15分):财务状况将综合考量企业在经济方面的情况,诸如上市公司市值、未上市公司估值与注册资本,上市公司单季度盈利情况等,以此为依据进行打分。

出货量(30分):主要考察该企业2020年上半年动力电池出货量情况。

二、产品规划(45分)

产品力(20分):主要考察该企业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与单体能量密度,并对循环次数、安全与稳定性等方面补充考量。

产能布局(15分):主要考察该企业目前已有的产能情况与在短期内能够投产的规划产能情况。

新技术储备(10分):主要考察该企业面向未来多变的动力电池技术路线提前储备的情况。

三、社会责任(10分)

该项为搜狐价值公司排行榜的共同维度,包含员工数与裁员情况、公益等细分指标,综合这几项来考察入选的所有公司。

接下来是动力电池产业本土企业的分梯队解读

第一梯队企业: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国内动力电池产业已经形成了明显的马太效应,头部两家公司宁德时代与比亚迪长期占据着60%以上的市场。今年1-7月,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动力电池装车量分别达到10.71GWh、3.08GWh,两家公司的市场份额达到61.29%,这还没算宁德时代与车企的合资公司所占的份额。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但对于这家龙头老大而言,2020年只能算得上喜忧参半。尽管在今年上半年乘着特斯拉国产的东风,这家公司的股价一度飙升,从1月的每股100元左右,上涨至8月的每股近200元,原本2000亿元左右浮动的市值也冲上了4600亿元。不过随着夏天电动汽车自燃数量的增长,市场对高能量密度电池的热情开始下滑,宁德时代「8系」三元锂电池首当其冲受到质疑,装车量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近日,该公司股价市值下滑,截止至发稿,宁德时代股价来到每股184.32元,市值则下滑至4294亿元,这显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只是对于宁德时代,这仍然是不愁赚的一年,在今年疫情笼罩的第一季度与缓慢恢复的第二季度,这家公司仍然凭借强大的抗风险能力实现了188.29亿元的营收,净利润达到19.37亿元,这样的营收利润转化率是其他任何动力电池公司都可望而不可及的。

比亚迪则是凭借覆盖面足够广的产业链布局与业务模式将自身的财务状况支撑了起来,比亚迪及相关公司同步在A股与港股上市,总市值超过4700亿元。今年上半年,比亚迪总营收达到605.03亿元,同比下滑2.7%,但净利润达到16.62亿元,同比上涨14.23%。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逐渐复苏,比亚迪整体的盈利能力向好。

在产品方面,宁德时代拥有着国内最先进的三元锂电池生产线,已有产能约为56GWh,短期内预计投产产能超过120GWh,去年,这家公司率先生产了NCM811三元锂电池,是国内首家将单体电芯密度推向300Wh/kg的公司。而在量产装车的产品上,其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达到183Wh/kg,单体能量密度超过240Wh/kg,倍率性能可满足最大2C充电、4C放电;产品循环寿命超过6000次。

比亚迪已有产能则超过了40GWh,其中深圳产能16GWh,青海产能24GWh。今年上半年,比亚迪推出了“刀片电池”产品。尽管搭载这款电池的比亚迪汉有着超过600公里的NEDC续航,但在推广应用上仍有着不小的难度,而且从能量密度上看,这款电池在量产车上的系统能量密度仅为140Wh/kg,单体能量密度理论可达180Wh/kg,产品循环寿命接近3000次。

在新技术规划方面,宁德时代同时布局中、日、欧、美、加等地,正在进行研发的动力电池技术包括无钴电池、锂硫电池、硫化物固态电池等技术。比亚迪除了刀片电池,也在研究固态电池、干电极与预锂化技术,不过在后两者的研究上,比亚迪的技术水平暂时无法与特斯拉相媲美。

第二梯队企业: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相比第一梯队寡头格局的稳固,第二梯队的变数则要大得多。中游玩家们正处在重要的时间窗口上,抓住这一轮机会向上,则未来大有可为,反之,则会被迅速洗牌出局,这也是中游玩家格局频频变动的重要原因。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既然身处第二梯队,那么必然不可能像第一梯队玩家一样在财务状况、产品竞争力与市场布局等领域面面俱到,这些玩家普遍在一些领域上有着自身的短板。

举例来看,背靠中航工业集团的中航锂电是“不差钱”的典型,其母公司自上世纪末开始将航天军工技术下放民用,布局上市公司超过20家,总市值超过2000亿元。在装车量方面,去年表现一般的中航锂电今年1-7月动力电池装车量达到0.92GWh,同比增长超过50%,逆势上扬的表现使其一度超过国轩高科。在产品力方面,近两年在研发上加大投资力度的中航锂电计划在今年推出单体能量密度超过300Wh/kg的电池产品,这一能量密度已经逼近了当前国内动力电池产业的领先水平。

但问题在于,发力较晚的中航锂电在产能布局与新技术储备等方面显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与追上第一梯队,这也使其未来发展的潜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同样不用担心财务状况的还有亿纬锂能与力神电池。其中,亿纬锂能作为上市公司,总市值983.16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13.0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52亿元,扣非净利润也达到2.13亿元,主要指标均呈现同比正增长,盈利能力比肩第一梯队。

力神电池并未上市,但从其销售情况与研发投入可以看出,这家公司短期内并无财务上的风险,去年年末与今年年初,还一度传出与特斯拉合作的“绯闻”。

不过,这两家目前的供货量并不算大,亿纬锂能与力神电池的市场渠道都有待开拓。值得注意的是,亿纬锂能今年成为了宝马的定点供应商,随着宝马电动化战略在中国的铺开,亿纬锂能有可能迎来一轮市场份额的攀升。

财务情况好的公司度过现阶段市场的下行周期问题不大,不过未来潜力更大的显然是产品技术力强与技术储备优质的企业,孚能科技与蜂巢能源就是这样的玩家。

今年7月17日,孚能科技在上证所科创板上市,正式成为科创板动力电池第一股,戴姆勒在其中认购了9亿元。而其上市的底气正是孚能科技长期在软包电池领域深耕所打下的基础,在能量密度方面,孚能科技量产车型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为180Wh/kg,仅略逊于宁德时代,在新技术储备方面,孚能科技已经开始量产285Wh/kg的单体电芯,实现量产后系统能量密度将达到200Wh/kg。

蜂巢能源则是由长城汽车孵化的动力电池公司,这家公司主打高速叠片方形电池,同时布局前瞻的无钴电池、四元电池等领域。其方形电池电芯单体能量密度达到260Wh/kg,系统能量密度为176WWh/kg,无钴电池更是在测试过程中实现了800公里的长续航里程。不过由于目前仅向长城汽车供货,因此市场渠道拓宽方面还有待加强。

有企业奋发向上,自然也有企业境况不佳。今年上半年,国内几家老牌电池企业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

首先是国轩高科,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8月28日,该公司发布2020年半年报,公司2020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24.22亿元,同比下降32.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13.76万元,同比下降89.72%。且该公司扣非净利润表现一般,主要利润来源依靠政府补贴。国轩高科出货量虽然在8月重回前三,但并未与第四的中航锂电拉开差距,随时有可能失去位置。

对这家公司,我们持观望态度,一方面,大众的注资与订单一旦到位,国轩高科是有重新起飞的资本的,但另一方面,如果国轩高科生产的电池产品难以达到大众的标准,那可能就要失去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其次是鹏辉能源,这家公司的市值近半年来连续下滑,股价已经从高点的每股33.63元下滑至每股16.63元,今年上半年,该公司主供的上汽通用五菱出货量大幅减少,影响了该公司的经营情况。天津捷威与之立场相似,这家公司的主要客户之一,众泰汽车正面临着退市的风险,整车销量也大幅下滑,因此天津捷威的动力电池装车量也在今年上半年大幅下滑。

星恒电源在近期凭借宏光MINI EV的订单获得了一轮装车量的上升,但从本质上,这家公司的技术路线仍然以接近淘汰的锰酸锂电池为主,三元锂电池则迟迟没有铺开局面。这样的产品占比对于这家公司而言是比较危险的。

最后是塔菲尔新能源,这家公司今年上半年深陷与宁德时代的知识产权纠纷,这场官司对于塔菲尔新能源的影响显然不小。

整体来看,第二梯队中,中航锂电、亿纬锂能、力神电池、孚能科技与蜂巢能源目前正保持着向上的态势,其余公司则面临着不小的风险。

[·写在最后:逆流之下 仍有奋进者·]

今年上半年的形势对于国内动力电池产业其实颇为艰难,一面是外资入华大军,一面是笼罩时间长达数月的疫情,与此同时,下游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也难以为动力电池产业注入足够的动力。

但在这股逆流之下,我们仍然发现了一些奋勇前进的企业,行业领头羊宁德时代努力筑起技术与产业壁垒抵抗日韩动力电池大军,第二梯队中航锂电、亿纬锂能等企业在逆势中保持增长。这样的表现颇为难得,在下行市场中的发展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与此同时,你进则敌退。

这些奋进者将会承担起中国本土动力电池企业在下一个增长周期到来时的责任,进入更大的市场与全球的对手竞争,而这样的节点,已经不远了。

中国价值公司100之动力电池本土企业排行榜|宁德时代危险!中游玩家厮杀正酣

赞 (0)
%d bloggers like this: